你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企业文化 > 员工文苑
我的乡愁
发布时间:2022/3/16 13:37:00  作者:寿光晨鸣 王继承   阅读数:2694
 

乡愁是什么?已过不惑之年的自己,自认为在他乡已被打磨成一块坚硬的石头,人生的阅历和坎坷足以把内心防护得密不透风,乡愁这个词应该远离了自己。然而每当自己独居一室时,思乡之情便悄然而生。家乡的一草一木、一石一瓦像一双小手抚摸到我的内心,总能迅速、准  确地勾起我的思乡之情,使我无法遏制地想起那既熟悉又陌生的故乡,想起在老家与父母在一起的岁月。于是,在他乡流浪的日子,我便用浅薄的乡愁勾画了一个温情无限的故乡。

家乡的炊烟始终是我心灵深处千转百回的美丽画卷。麦秸杆的炊烟就像是一幅幅云烟缥缈的水墨画,小时候,每当看到炊烟升起,就会感到心安,因为那是母亲灶火的信号、是生活温饱的喜悦。母亲佝偻着身躯在锅台边忙碌着,做着我爱吃的可口饭菜。只要我在家,就会在一旁灶口帮衬着添柴火,脸被火光映得发亮,全身暖融融的。好日子是烟火熏出来的,如今国家逐步改善了老百姓用柴草烧火做饭的旧习惯,煤气、液化气、天然气已进入寻常百姓家,既节能又环保,袅袅炊烟渐行渐远。但无论生活质量如何改进,对于流浪他乡的我来说,每当想起故乡,炊烟仍是故乡的一道风景线,是自己记忆中乡愁的灯塔,仿佛只要它存在,浮躁的内心就可以安定下来。几缕炊烟,寻常如此,最美如此!

充满儿时回忆的还有那许许多多的农村老物件,如压水井、石碾、风箱、提灯……每一件老物件都物尽其用,用它们斑驳的印记记录着时代变迁,也寄托着自己难以忘怀的年少岁月。慢慢消失的压水井,不知你家还有吗?每次压水前,为了把管子里的水引上来,需要舀一勺水倒进井头里,然后握着手柄快速地上下按压,水就流了出来,它曾经在农村是那么常见、那么实用,可现在已很少见到它的身影了。每个年代都有一段共同的记忆,而压水井则伴随了我整个童年。属于压水井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但它默默陪伴农村人的那段岁月已成为我挥之不去的记忆,感谢它为农村做出的贡献!

故乡童年的一切已经走向远方,成为遥远而又真实的经年记忆。如今自己身在他乡漂泊,从鲁南到鲁北,陷身于水泥森林,连空气都沾染了别样的情愫,始终无法将自己灵性的根须深入生活的土壤,灵魂没有了栖息之处,如浮萍般在这座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过着一个人异乡为客的生活。但无论有多少纠结、煎熬、苦痛,故乡永远是我心灵的一方净土,受伤时,它会永远为我疗伤;想家时,它会永远为我寄托思念。无论我离故乡多久多远,故乡永远是我心中最富饶的地方,永远是我的力量源泉与牵挂。即便自己硬把身躯挤进他乡的夹缝,依旧无法抵挡那座叫做后王村的村庄对自己心灵的召唤,只因故乡是我心之所向、情之所托!

乡愁,剪不断、理还乱,好似一坛埋在地下的陈年老酒,虽岁月铺尘却芳香依旧!

上一条信息
下一条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