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企业文化 > 员工文苑
外婆
发布时间:2015-11-30 14:17:00  作者:江西晨鸣 郎琴   阅读数:2486
 

清晨时做了一个梦,梦见我想去看望外婆。我问妈妈该带点什么好吃的去呢?妈妈说外婆老了吃不了什么,去看看她就好。我忽然想起外婆其实已经离开我们三年了,带着一种思念和惆怅我醒了过来。
    人总是这样,在失去后才发现亲情的可贵。想想外婆卧床不起那些年,即便我明明有空,却总被各种借口拖延住,看望她的时间少之又少。她临走的那晚,我恰巧去看了她,在床前给她喂水,她迷糊的双眼望着我,似乎想说什么,含混了半天吐不出来。其实她已经很久没有记忆了,虽然我知道她一直以来最疼爱的就是我,刚瘫痪在床的那段时间,她天天念叨着,盼望我去看她,当我拉着她的手时,却发现原来我并没有太多思念的话要讲,我对她的爱,远不及她对我的万分之一。
    外婆是个开朗坚强的女性,年幼时受战争影响失去双亲,独自一人来到南昌,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她却凭借着聪明才智掌管了一家国营企业,退休后还依然发挥余热在街道上干居委会主任,一直干到70岁。那时候家里总是门庭若市,天天都有人来拜访,探望的、说事的、求帮忙的,无论来者是谁,她总是笑脸相迎,还隐约有种高高在上。我妈说外婆是个女强人,年轻的时候怀着身孕也要带领大家去铲雪,结果伤了身子,生了我妈妈后再也无法生育。也许是因为太爱的缘故,起先她不同意我爸妈的婚事,直到有了我才慢慢缓和了关系。那时候我们住得比较远,外婆时常拎着人造革的黑色大包,装上些好吃的,辗转几趟车来看我,亲亲我抱抱我,带着一种威严的疼爱。
    直到她辞去所有工作,放下了身段后,终于成为了一个普通的老人。她时不时地给我打电话,说些唠叨的话,叫我去看她,跟在我身后走来走去。而那时我刚刚进入20岁,开始有了自己的生活,我想要更多的自由,对她的关爱感觉非常逆反。渐渐地我离她越来越远,对她的近况只有从妈妈那里才能了解。我知道她很想我,而我的世界越来越大,她只占了其中很小的一点点。
    因为接踵而至的伤病,她终于不能站立了,开始了漫长的卧床生涯。以前那些老部下老朋友不再来往,她的生活里只有我们。日子悠悠地继续着,过去的灿烂辉煌都不过是身外之物,接纳我们的还是这个平凡温暖的小家。我们经常围坐在她身旁吃饭、聊天,她渐渐地失去语言,失去记忆,只会默默地看着我们。我知道这就叫做风烛残年,总有一天她将老到消失不见。
    给她喂水的那个凌晨,妈妈给我打来电话,说外婆走了。她还是有感应的,虽然说不出口,但知道最疼爱的我来看她了,喝下最后一口水,安心地离去。这对她来说是种解脱吧,辛苦一生,也算是安享晚年。离开后这些年我总是在梦里见到她,暖暖地笑着,容貌那样清晰。当我终于懂得拥有的意义时,其实已经失去了很多,亲情,爱情,友情,都不可能陪伴一辈子,当我还在享有时,唯有珍惜,才是最大的恩福。

 

上一条信息
下一条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