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企业文化 > 员工文苑
童年的故乡
发布时间:2023/12/18 13:42:00  作者:寿光晨鸣 郝 好    阅读数:2526
 
一岁光阴,一岁人,几度春秋,几度心。不知不觉已入不惑之年,似水的流年带走了身上的稚气,却徒留了一身的蹉跎。随着年岁的增长,儿时的光景却不断涌现在眼前,也越发怀念幼时的故乡,昨夜一场梦境轮回到童年时代。
三十年前,村前有一条弯弯的小河,河周有三棵高大粗壮的柳树,那时村里的老人告诉我们这些柳树已经生长了几十年,而我们村名中的“柳”字也自此得来,现在看来有待考证,但在那时我们都确信不疑。
这条小河承载了我们童年的乐趣,一阵凉风吹来,河边的柳枝搔弄了小河的四季,揉碎了小河的光影,成为了我们童年记忆中抹不去的景色。夏天的小河是我们捉鱼摸虾的好去处,冬天是我们的滑冰场。时有三五成群的小伙伴,你搬着石头,我拿着砖头,哐哐的敲击冰面,看谁能砸出一条裂缝,当然也时有倒霉蛋被父母发现,被追着满村打,嗷嗷的叫声传遍了村庄,成为了童年独有的音符。
依稀记得村里道路两旁种满了各色树木,蝉始鸣,半夏生,树木阴郁葱葱,万树鸣蝉。一声蝉鸣叫醒了童年的夏天,“捉知了”是我们在夏天中午干的最多的事情。每到中午放学,三五好友拿上知了杆,比赛套知了,一中午收获满满,晚上一餐美美的“油炸知了”成了我们童年的美食。
儿时村里有许多果园,原本不大的村子每到春天就成了花的海洋,甚是美丽,记忆中故乡的味道是苹果花、桃花的香味。春天到处可见一片春耕的景象,忙碌了勤劳的父老,邻里互帮,田里洒下了汗水也迎来了阵阵笑语。傍晚,炊烟袅袅,狗吠深巷,时有父老串门闲聊,一片安静祥和。
时光荏苒,三十年匆匆而过,我的家乡早已焕然一新,村前的小河早已干涸,河边的柳树已成为过往,村中的果园被片片农田代替,而我记忆中年轻的父老已成为耄耋老人,儿时的伙伴也早已天涯海角,各自成家。
上一条信息
下一条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