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企业文化 > 员工文苑
回忆的旧当铺
发布时间:2023/6/14 8:56:00  作者:湛江晨鸣 陈瑜   阅读数:3043
 
我出生于南方的一个小镇,爸爸妈妈在外地工作,从小便和奶奶生活在一起。奶奶,是我最爱的人,也是最爱我的人。至今难以忘怀童年天真烂漫的岁月,如若可以,我希望自己不长大,奶奶不变老,就这样一直生活下去。
小时候,奶奶总用她长满老茧的手拉着我的小手去小卖部打酱油,奶奶厚实的手纹磨得我的手心生疼,而我总是任性地撇开奶奶的手,固执地拽住奶奶破旧的衣角。记忆里,奶奶总穿着那一件破旧的衣衫,而这衣衫被我整整拽了十八年,最后也舍不得放手。我哭着嚷着要奶奶给我买果丹皮吃,在我的那个童年,好像小朋友都钟情于这种零食,奶奶从口袋里拿出折皱的五角钱,弯下稍稍驼背的腰,把钱塞进我的小手里:“去买吧!小孩子吃这种东西对身体不好。”我买回暗红的果丹皮,包裹着山楂的清香,我递到奶奶嘴边,奶奶摆手说:“小丫头,我不吃,看着你吃就好。”这句话如今仍萦绕在我耳旁,每每想起,便会想到在黄昏的午后,夕阳快落下山时,那一老一小互相搀扶着走在蜿蜒小道上的剪影,而今可望而不可及,敢想而不敢深忆。
很快上幼儿园了,第一次离开奶奶的日子并不好过,除了哭红的双眼,凌乱的头发,还有满身的泥土和受伤的左臂。那是酸楚的泪的味道,在童年里闪闪发光,延长成回忆。我像一只小兽乖乖地趴在奶奶的怀里哭泣,淡淡的肥皂香味让我安然入睡。而后的某个夜晚,衣服上仍然残留有点点馨香,只是在旧的回忆里,物是人非。
枯黄的落叶在秋风中秫秫地摇摆,总喜欢在不经意时任性地散落一地。奶奶在小庭院里扫着洒落满地的树叶,那萎黄的叶一如奶奶的脸色,早已没有了年轻时的光彩。秋分时节的太阳,不知滑在经纬多少度后,在奶奶的背上悄悄镀上一层金边,只是那背,在我懂事时弯下去,再没有直起来。尘土飞扬时,我说:“奶奶,我出去玩会儿。”奶奶已然耳背,良久之后才反应过来:“去吧,小丫头,早点回来,还要写作业。”我应了一句,遗留在了黑夜里。
小朋友们说,害怕我的奶奶,奶奶是很严厉的。但在我眼里,她总是那么慈祥,虽是满脸皱纹,但是仍然很好看。
我已经长大,学会了如何照顾我的奶奶,而这时我才知道,无情的年轮并没有停止转动,放过眼前这位为我付出半生的老人。我再也不曾听到有人唤我 “小丫头”,奶奶辛苦地把我带大,如今却已不在我身旁,但她给我的爱会一直伴我左右,不曾走远。
上一条信息
下一条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