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关于晨鸣 > 晨鸣集团董事长
(时代财经)陈洪国:一个亚洲浆纸的风云人物
发布时间:2011-6-13 11:53:00  作者:   阅读数:4729
 

新世纪的10年,中国出现了一位世界级的“纸业人物”,他便是陈洪国;他领导下的晨鸣纸业令国际造纸巨头们都感到了一种威慑力,在中国市场上外资企业不得不警惕地注视着晨鸣。

“本色本土”的晨鸣纸业到2011年底纸品产能将超过600万吨,这是中国工业史上一次前所未有的进步,代表着我国民族工业的崛起与强大。

晨鸣纸业为中国21世纪的民族造纸工业贡献了怎样的精神追求?陈洪国又为行业发展提供怎样的发展模式和创意?在对抗外资竞争方面陈洪国又担任了什么样的角色?

很显然,我国的“日化行业”已被外资一统天下,民族品牌的日化产品几乎已销声匿迹;外资品牌的汽车、手机占据了中国巨大市场份额;美国的巨头饮料公司更企图在饮品市场实行寡头垄断,为什么购买“汇源”被拒?因为中国醒悟了,中国需要自己的品牌”。

晨鸣纸业的价值在于带动了我国内资企业“群雄崛起”,融合了一种自强的民族精神,与内资企业一道进行“行业自救”和“行业保护”,阻碍了跨国巨量资本对行业的寡头垄断和消灭性竞争,从根本上动摇了外资对中国纸业市场的觊觎。

入世后的中国纸业经济进入一个理性有序的竞争状态,内资企业则体现出更强大的力量,在技术、装备世界通用、能源消耗成本相等的情况下,内资品牌的市场资源则更具优势。

回首2001,谁来拯救“风雨飘摇”的民族纸业?

陈洪国是“旗手”,是第一个提出实施国际化战略的人。

当21世纪的第一枚曙光洒下,令整个中国都开始改变模样,这是一个“五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时代,自此,中国经济成为了世界淘金的矿藏。2001年,中国正式加入WTO,正是这一年,陈洪国接任晨鸣纸业董事长。在中国,作为造纸行业旗舰的晨鸣,在2001那年以“50万吨”的产能被有关媒体称之为“中国造纸航母”,那个时期的陈洪国只对此报之一声“沉闷的苦笑”。当年,当记者采访陈洪国的时候,他向记者描述的是在国外大工业造纸的先进性,他说:“人家国外一条生产线就有几十万吨的产能,人家一条生产线就是一个晨鸣集团。”有资料显示:“全球最大的浆纸企业美国国际纸业在2002年的产能是1700万吨,相当于中国所有造纸企业产量总和的1.48倍。”翻阅世界造纸工业史,斯道拉恩索、芬欧汇川等,他们都是拥有百年历史和拥有千万吨以上的国际造纸巨头。显而易见,晨鸣50万吨的产能,这个数字是多么的脆弱、苍白无力!

入世,意味着中国向世界全方位地敞开了大门,全球经济在拥抱中国。那个时期招商引资风靡整个中国,当众多跨国公司携巨量资本进驻中国时,曾一度令民族造纸工业非常恐慌,在一定的意识形态上更加重了陈洪国的痛苦。那个时期全是国内大大小小“满天星”似的小造纸,竞争能力根本“不堪一击”。谁来拯救“风雨飘摇”的民族纸业?谁来保护“本土品牌”?国内同行业的呼吁声似乎有着一丝苍凉。作为中国造纸行业之首的晨鸣应该具备怎么样的领导力量?

那个时期的陈洪国很低调、不善言语,他的目光坚毅而沉着。他审视中国现实,审视着晨鸣。“晨鸣要实施国际化战略”,在国内陈洪国第一个提出了这个誓言般的目标。他说“未来的晨鸣必须是国际的晨鸣!必须在全球纸业经济中定位。”

振兴民族造纸工业,一种责任不可推卸,一种使命感的召唤。“抱团发展,形成合力”,就在那一年,晨鸣、华泰、太阳等国内著名企业不约而同地纷纷举起振兴民族工业大旗,在高举振兴民族工业旗帜的队伍里,陈洪国是走在最前面的一个人,他是一个旗手。

一个人的精神崛起先于晨鸣崛起

10年拼出一个国际化晨鸣

出于对行业的责任,对经济的理想,2001年的陈洪国对国际造纸大工业表现出急切的渴望和崇拜。他面向世界眺望着欧美,他的眺望意味着一种奔向,意味着一种追逐。一开始在他心中就为中国造纸行业设计一个“国际版的晨鸣”,那就是拼出一个与国际巨头并列的晨鸣。当年在晨鸣50万吨产能的基础上提出要与千万吨产能的国际巨头并列,这个目标在业界看来似乎有些遥不可及,在别人看来这只是晨鸣的一个显著的愿望,而在陈洪国的心中本来就是一个“确定”。当年当记者问到晨鸣与国际纸业的差距有多大时,陈洪国没有回答,他只简单地说了两个字“奋斗!”

看来他把“生存竞争”升级为“振兴愿望”,赢局一定是一场智慧的赌注,是强势谋略,是智力、意志和理想的共同攀附。对陈洪国个人来说,精神的崛起先于晨鸣的崛起。市场是个战场,战场的意义是凯撒,接手晨鸣纸业董事长,陈洪国俨然像一个昂首奔赴战场的勇士,他拼了!

在整个“十五”期间,晨鸣的产能迅速达到了300万吨,进入了世界造纸50强。第一个目标如期实现了,接下来在“十一五”期间,晨鸣的发展更呈现出不可阻挡之势。10年时光,陈洪国领导下的晨鸣集团进行了一次又一次惊心动魄的扩张,耗资巨大,增量投资高达几百亿元。70万吨木浆、45万吨高级文化纸、80万吨高档低定量铜版纸、60万吨高档涂布白牛卡纸以及新建晨鸣国际物流中心及配套铁路专用线项目,晨鸣集团一系列的动作带给全球业界一次新的“颤栗”,令经济界人士一片哗然。

杰出的样板,出色的晨鸣。晨鸣集团到2011年底将拥有600万吨的产能,入围世界造纸前列。从50万吨到600万吨,10年复制和再造了十几个晨鸣。晨鸣这种坚实、沉稳而疯狂的扩张步伐有些超越时空的意义,在世界造纸工业发展史上也堪称奇迹!晨鸣是要写进世界造纸工业史的,因为晨鸣真的成为世界性的了。

一个亚洲浆纸的风云人物

10年来,陈洪国倾其全部的智慧和心血,全力发展晨鸣,他的任何一种指向都是想让晨鸣纸业获得世界性的声誉,实现一切可能实现的进步。10年来,人们不仅看到了晨鸣纸业层出不尽的辉煌,更感受到陈洪国的智慧和胆略,他是一个耽于梦想并专注于目标和结果的人。陈洪国在2008年PPI全球造纸行业最具影响力人物榜单上排名第七,这是一个唯一成为世界浆纸核心人物的中国人。并在2008、2009连续两年荣获“RISI亚洲年度最佳CEO奖“,这是美国锐思第一次在亚洲区域颁发这个奖项,颁给在亚州制浆造纸行业取得卓越成绩的杰出领导者。

晨鸣的崛起,陈洪国获得了精神意义上的光荣,作为企业最高领导者,他本人也更具神秘色彩。

记者是在2009年的夏季在寿光本部采访到陈洪国的。陈洪国是一个几乎没有豪言壮语的人,他只是一个不断给自己布置任务并坚决执行且完成任务的人,他庄重而严肃的表情凝聚着一种执拗,审慎有度,这位颇具明星气质的人,事实上是一个有着优异天赋的企业家,他能发现时代的真理并看到了事物价值的本质,又极其勤恳和极其务实,“天道酬勤”说的就是陈洪国这种人,因此有了今天载誉载辉的晨鸣。从陈洪国那若有所思的冷静目光中可以看的出他的理性和原则,慷慨的激情与忧患意识两种元素并列存在他的内心。采访中,陈洪国对多年的打拼经历及成就并不多谈,他多次谈到对当前企业的控制策略,谈到细节管理的严密性。看来陈洪国由“生产战略制胜”已转向了“细节修养”,从规模扩张进入企业的品质提高;陈洪国表示,企业在拼规模的同时拼细节尤为重要,对企业的控制力决定竞争力。在技术、经营、管理等人才方面,陈洪国实行的是全球招聘,掠美天下。

掌控整个晨鸣,他心中仿佛只有一个晨鸣,晨鸣是他心中的一个“宇宙”,如何让整个“宇宙”的运行和谐有序?陈洪国保持了多年来一直心无旁骛的兢兢业业,其实他一时一刻也没停止过对晨鸣的努力。在陈洪国身上存在着两个极端,一个是他绝对高昂、绝对痴迷的工作热情,另一个是陈洪国的做人及生活方式的绝对低调和简朴。他一年四季穿行往返在全国十几个生产基地之间,奔波在国内外的相关办事机构之间,紧张和繁忙一直是他的日常生活。

集团公司副总经理王保梁告诉记者:“陈董事长的敬业精神让我们很感动,干企业很不容易,风险很大!陈董事长真是拼了命地干!”。陈洪国则是这样解释他自己的,他说:“因为我喜欢干企业,因为热爱,我干起来就入迷”。当记者问道十几年一路打拼感觉到累吗?陈洪国回答:“有点累,并不是太累,感受到更多的仍是成功的喜悦”。也许这正是一个企业家的天赋所决定的陈洪国。对于人类,只有天赋和灵感才能真正地积极地、主动地创造这个世界,任何被动消极因素都与成功无缘。

陈洪国掠美“世界技术资源” 晨鸣科技水平国际化

原来标志工业进步的并不是别的什么,正是科学技术。新世纪以来,中国造纸工业的进步主要表现在“科技的进步”,一是企业自主研发力量的壮大,更是“他国技术”在中国的传播,直接引进和使用了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装备,把最前瞻的国际抄造、制浆理念成功植入了中国造纸的思维,“他国技术”直接帮助我国造纸工业完成了产业升级,淘汰了落后产能,更换了传统的产业链,实现了现代化大工业生产。

浆纸“应用技术”的自主研发与“装备水平的国际化标准”是晨鸣纸业走向国际舞台的第一步。多年前,陈洪国认为与世界造纸诸强较量、过招必须有自己的“绝招技术”。作为“第一生产力”的科学技术在陈洪国心中具有“无与伦比”的魅力,他对技术及技术人才是相当的渴望和尊重,所以在开发、引进和使用技术方面陈洪国非常果敢而且毫不犹豫,因此他对技术的投资也非常慷慨,仅2002年一年投入的科研经费就上亿元。

按照他的国际化原则和战略决策,在全球视野里大力网络技术资源并积极搜寻科技人才。目前公司建立的“国家级技术中心”是一个拥有300多名专业人才的科研队伍,他们长期与美国、德国、芬兰、韩国等国家科研机构及国内著名科研院校进行建立技术战略性合作,并有来自世界各国的十几名制浆、造纸专家在晨鸣公司工作,国际化的研发体系给晨鸣的制浆生产和产品开发提供了坚强的技术支持。

几年来,晨鸣在化学机械浆、湿部化学、涂布等领域取得了创新成就,“高得率制浆及化学制浆技术研究”获潍坊市“鸢都学者”建设工程岗位资格,“混合阔叶材漂白化学热磨机械浆生产应用关键技术研究”课题被列入“十一五”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项目。公司先后开发了60多项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专利核心技术,50多种新产品,其中23种新产品填补国内空白,7种被命名为“国家级新产品”。由于强大的技术能力,晨鸣成了一个“纸品王国”,产品种类非常丰富,精彩纷呈,几乎涵盖了市场所有主流纸种,形成了以铜版纸、白卡纸、新闻纸、轻涂纸、胶版纸、箱板纸为主导的多元化产品结构,另外在特种纸领域成功开发了黄色防粘原纸、无荧光离型原纸、票据纸、晒图原纸等多个纸种,为市场提供各种层次的需求。

入世以来,我国成了造纸技术装备最大的“输入国”。为推进晨鸣纸业的国际化进程,陈洪国宣布要在全球公开招标采购最先进的制浆及造纸装备,由于企业产能规模急剧扩张,晨鸣纸业势必成为了我国造纸企业“国际装备”的最大采购商。

自2001年晨鸣纸业共引进10多条条国际一流造纸、制浆生产线。公司先后投产的铜版纸、涂布白卡纸、新闻纸、高档轻涂纸等大型项目全部采用来自芬兰、德国、美国、日本、奥地利等世界各国最先进的设备,集全球造纸机械生产精华之大成,聚世界造纸机械最高水平于一体,其主体设备分别由芬兰美卓、德国福伊特、奥地利安德里茨等世界最著名的造纸制浆设备公司提供。

美卓公司是世界级的造纸、制浆和自动化系统全套供应商,技术力量非常雄厚。福伊特公司是世界造纸机械行业的顶尖级企业,是欧洲最大的家族企业之一。安德里茨公司在全球制浆设备生产方面居领先地位,能够提供优质的配套服务。

当前寿光本部正在建设的80万吨高档低定量铜版纸项目其主体设备均有以上三家国际著名公司提供。年产80万吨高档低定量铜版纸项目,纸机网宽11.15m,设计车速2000m/min,采用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稀释水流浆箱等技术。整条生产线通过DCS控制,实现设备的全自动化操作,通过QCS系统对产品质量进行全面控制,为世界上纸幅最宽、车速最快、单机产能最高的铜版纸生产线,产品各项质量技术指标为国际一流水平。该项目于2011年6月底建成投产。

在建的70万吨木浆、60万吨高档涂布白牛卡纸、45万吨高级文化纸三大项目采用目前世界上最先进、最成熟的生产工艺和制浆技术,在环保、降耗、节能、产品质量等方面各项技术指标均达国际一流领先水平。

一方面是对“自身技术资源”的开发和储备,一方面是对“他国技术资源”的购买和引进,两种技术资源共同帮助晨鸣了完成企业升级和产业升级,无论是装备水平、产品品质及环境治理等方面,晨鸣纸业已完全具备了国际化水平。

陈洪国科学整合“行业资源” 成功缔造“林浆纸”产业链

入世后的中国造纸工业掀起一场大规模的“工业革命”和“技术革命”,国家淘汰掉了“千千万万”落后产能的“小造纸”,原料结构政策性地结束了中国造纸工业史上多年来的“草木纷争”,由传统的麦草制浆转向了现代化的木浆生产线。

在90年代中期,国家明确了以木材纤维原料为主的路线,2004年2月,国家发改委正式发布《全国林浆纸一体化工程建设“十五”及2010年专项规划》,标志着“林浆纸”一体化工程建设正式启动。

现代化生产的“大造纸”成为了中国造纸工业的“终极梦想”,而早在10年前陈洪国就开始了对该“梦想”的努力。10年前,陈洪国看到世界上最先进的造纸国家,美国、日本、瑞典、芬兰几乎全部采用木浆造纸,并拥有企业自身的原料林;由于世界工业文明和技术进步,草浆的产业特征并不适合“大工业生产”,影响先进技术装备的使用,且污染不易治理,木浆的纤维形态好,能够生产制造高品质、高档次产品,适合大规模生产,劳动效率高;更由于陈洪国对“国际造纸大工业生产”的急切向往,对“木浆纤维”的使用当属他情有独钟的选择,“林、浆、纸”一体化一定是中国造纸未来的方向,可以说陈洪国提前预见了这一事实。

2001年,陈洪国接手集团董事长后就着手对原料结构的调整,逐步淘汰草浆生产线,一方面增大废纸脱墨浆的使用率,一方面筹备建设木浆生产线。自此,陈洪国按照他自己的“大工业”逻辑,以低成本扩张的战略远见,在全国布局产业基地的同时就已对“林木资源”悄然布局。

战略性重组、兼并弱势企业,开启停滞生产线,激活沉淀资产,对于整合造纸行业资源,陈洪国仿佛是一个“身怀绝技”的高手,并购一个成功一个,步步为营。事实上,他每走一步都是非常科学和冷静的,陈洪国是一个能够抓住事物的核心和本质的人,他时刻注重并购的质量和内涵。根据企业实际情况进行全面科学分析,权衡利弊,采取或购买、或控股、或租赁等多层次合资合作方式。能够进入陈洪国视线的必须是符合重组和具备改造价值的企业,陈洪国首先考虑是当地的区位优势和资源优势,再就是产品结构和市场,考察装备水平是否具备改造价值,然后确定投资方向。

2004年,吸引陈洪国的是江西有较高森林覆盖率的区位优势,与南非SAPPI公司、韩国新茂林制纸公司和国际金融公司共同投资兴建了“江西晨鸣”。首期建成的35万吨轻涂纸项目,获益不菲。萨佩成熟的跨国经营经验、新茂林科学的管理流程和国际金融公司强大的融资能力,陈洪国与跨国公司成功运作江西晨鸣,加速了晨鸣纸业真正意义上的国际化进程。

2005年9月,陈洪国看重的仍然是东北地区丰富的林木资源,以及可提供原料供应的制浆生产线。吉林纸业曾是全国最大的造纸企业,因多种原因企业陷入困境。晨鸣纸业斥资7.4亿收购了吉林纸业的全部资产,独资组建了吉林晨鸣,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迅速恢复生产,盘活了停产达三年之久的生产线。25万吨高档文化纸生产线项目于2006年12月份建成投产,投资近2亿元用于引进国际上最先进的环保设备和技术,在“十一五”期间吉林晨鸣成为东北地区生产规模最大、竞争力最强的造纸企业。

2005年11月,晨鸣承接了湛江70万吨木浆项目。该项目是经国务院批准的大型国家重点项目,是国家推进林、浆、纸一体化建设的重点工程,国家发改委通过招标确定由晨鸣纸业承建。项目建设内容包括年产漂白硫酸盐阔叶木浆70万吨,年产45万吨高级文化用纸生产线,并配套建设速生原料林林基地300万亩。为实施湛江项目,晨鸣纸业设立了两家林业公司,加快了原料林基地建设。

2008年,陈洪国继续在全国布局生产基地,优化产品结构,租赁经营黑龙江斯达造纸有限公司,组建了黑龙江富裕晨鸣,利用当地丰富的林业资源生产工业包装纸,主导产品是获得国家专利技术的精制牛皮纸系列产品,有精制复合纸、精制牛皮纸等生产线。

陈洪国凭自己娴熟的“整合技术”,成功成熟的重组改革、改造经验,从根本上盘活控股公司;移植晨鸣理念,复制晨鸣管理经验,转换运行机制,实行集团一体化经营,确保各控股子公司高质量、高效益运行,不仅促进了各子公司的地方经济,更壮大了集团实力。

10年来,在收购兼并、整合行业资源、布局产业基地的同时,陈洪国牢牢抓住上游林浆资源不放,积极完善整个产业链配置,保持产能扩张与资源支撑平衡,更重要的是,他用智慧和汗水为晨鸣纸业成功缔造了一个生动、完整而强大的产业链。

由于我国森林资源匮乏,国际贸易商品浆价波动性大,“原料短板”严重制约我国造纸行业发展。从现在的产业格局来看,抓住产业上游资源的企业无疑掌握了发展的主动权。晨鸣纸业早在2001年就启动了“林、浆、纸”一体化工程,在寿光本部成立了林业公司,也是在国内最早建成了化机浆和热磨机械浆生产线。

目前晨鸣的林木资源储备已经遥遥领先国内任何造纸企业,拥有湛江、阳江、惠州、黄冈、咸宁等林业公司,主要品种为桉树、马褂木、湿地松等,遍布广东、湖北、湖南、江西、广西等省。武汉晨鸣、赤壁晨鸣、江西晨鸣、齐河晨鸣等子公司都在当地拥有了自己的原料林,并配套建设了制浆工程。

陈洪国紧紧抓住上游资源,实施原料战略,缔造林浆纸产业链。目前,晨鸣纸业纸浆80%由自己生产。湛江项目的实施将使晨鸣纸业获得更高比例的纸浆供应,林浆纸一体化格局基本完成。 

10年来,是陈洪国“顽强不屈”的自我表达,他不仅在国内外资本市场运作了几百个亿的投资,又激活了数十亿元沉淀资产,成为行业资源最强大的整合者,产品密集覆盖整个国内市场并部分走向国际市场。规模优势和生产基地全国性的布局,使晨鸣纸业的国际竞争力有了更高意义的突破。

陈洪国实现“资本资源国际化”

陈洪国心中的晨鸣是一个“国际化的大晨鸣“,所以他把晨鸣的方方面面都进行了国际化定位,包括技术国际化、产品国际化、产业链模式国际化、市场国际化、管理国际化以及资本国际化等。然而,如果要真正实现“资本国际化”,企业必须首先具备以上技术、产品、市场、管理等一系列的国际化能力。

国际资本资源一直是陈洪国密切关注的一种融资方式,到国际资本市场上去融资,一开始陈洪国就已为这一愿望进行了“未雨绸缪”。与南非SAPPI、国际金融组织、韩国新茂林等著名跨国公司实质性地合资合作,积极加速企业的国际化进程,化对抗性竞争为对接性合作。产品在全球范围定位,大力开拓国际市场。在全球建立销售网络也是晨鸣一个国际化的标志,在香港、日本、韩国、美国等国家地区建立了10个分公司或办事处,产品销往亚洲、欧洲、美洲等50多个国家和地区。由此可见,晨鸣在产品市场方面国际化特征很明显。

“资本市场”永远注重投资的安全性,并永远选择能够使之获取丰厚回报的企业,因此需要企业基础性的实力。正是晨鸣纸业国际化能力的增强,以及公司具备良好的资信状况和良好的业绩支撑,晨鸣H股才得以在2008年6月18日于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

融入国际资本是中国企业的一个梦想,晨鸣纸业已逐步把这个梦想变为了现实。晨鸣纸业成功发行了“H”股,打造了一个境外资本市场上新的融资平台,成为国内企业同时拥有A股、B股、H股三支股票的上市公司。晨鸣纸业H股的发行,不仅为企业拓宽了融资渠道,优化了企业融资结构,更有助于企业开展国际业务,并且为国内造纸行业为树立了良好的企业形象。

晨鸣的国际性融资优势,一直令国内外同行业艳羡不已,然而打通国际资本市场的融资渠道并非易事,H股是境外上市外资股,与以往晨鸣发行A股、B股、可转债相比,遇到的问题更多、难度更大。谈及晨鸣运作H股发行,寿光市委市政府感叹,这是晨鸣公司一班人艰辛努力的结果,是一种精神的体现;陈洪国也深有感触地认为,要有坚定的信念和必须办成的决心。

晨鸣纸业不但有国家、地方金融银团的长期信贷支持,又同时在A股、B股、H股三种资本市场上融资,吸收国内、国际两种资本资源。2004年在发行A、B两种股票的基础上,成功发行20亿元可转债和20亿元短期融资券,发行H股募集资金32亿港元。江西晨鸣合资公司的成立,募集外资8428万美元。晨鸣纸业多层次、广阔而畅通的融资渠道为企业的规模扩张提供了强有力的资金支持。陈洪国成熟的资本运作能力,越来越显示出一个企业家的天赋,透出一个“大师级”的企业管理、经营、领导者。

晨鸣无处不在的“环保原则”

所谓造纸工业的“污染”,实质上是传统的“麦草制浆”和落后产能所产生的“黑色幽灵”,迄今为止,世界上苦于没有攻克“草浆污染”的技术,而国家经济发展是不能坐在那里等技术的,所以我们国家造纸产业政策推行“林、浆、纸”一体化工程,号召企业引进国际成熟的环保技术。

在国内同行业中晨鸣率先全部淘汰了草浆生产,生产使用废纸浆、自制木浆和商品木浆,更换了新的产业链,引进了“国际生态新摸式”,事实上,国际生态模式的环保原则无处不在,科学技术将节能降耗和环保理念都植入造纸制浆装备的思维,把节能、节水、节约原材料及环境保护配套措施贯穿运行在整个产业链的每一个环节中。

在节水和污水治理方面,由于采用国际最先进的装备,实施了分质、分量、分工序、分工艺用水,对抄纸白水实行封闭循环利用,白水回用率达到95%以上,水循环利用率达到85%以上。

在寿光本部投资建设了弥河引水工程,生产用水80%采用弥河的地表水,减少地下水的利用。晨鸣累计投资30多亿元用于环保工程,在各子公司配备了碱回收、中段水等环保项目,建设了国内首例大规模废水深度处理——“中水回用工程”,并在子公司推广使用,经处理后的废水回用于生产。晨鸣为中国制浆造纸企业成功探索出一条经济上合理、技术上可靠的造纸废水深度处理回用之路。

在企业生产废弃物方面,晨鸣创造性地走出一条循环经济的路子,全面推进资源综合利用,自备电厂燃煤产生的灰、渣用于生产水泥和新型建材;厌氧污水处理过程中产生的沼气可回收脱硫发电;把造纸污泥和粉尘进行无害化处理后,制造成优质复混肥料,把过去难以处理的废弃物转化为良好的资源。发展循环经济,使个子公司逐步建立起了“资源—产品—再生资源”的循环体系,实现了生态、社会、经济效益一体化共赢。

由此可见,造纸行业不再是一个污染的行业,新的生态生产模式告别了污染;无处不在的环保原则标志着晨鸣已完全进入了现代化的造纸工业新时时代,传统的造纸工业污染时代在晨鸣纸业公司已提前结束了,陈洪国被评为“2009年全国生态文明建设十大新闻人物”。

陈洪国对晨鸣精神的影响

人的精神有一种无形的力量,企业文化则是人的精神的一种聚合,因此企业文化和企业精神也被称作最持久的生产力。企业文化不是规章制度,更不是文字教条。晨鸣在建立企业文化方面,更注重心灵和思想的改造,塑造晨鸣精神,陈洪国是一个“活版本”,是他影响了晨鸣,晨鸣精神蕴涵了他的精神模式。

看起来低调、不事张扬的陈洪国,在他的精神世界里珍藏着一种意志和信念,仿佛是那么坚不可摧。实现大工业、大造纸,当年他为晨鸣制定的国际化“大目标”,似乎非常激进,在业内人士看来也似乎有些遥不可及,而在他心中必须是“现实”。10年来,他不辞辛苦、兢兢业业,执着而忘我。对他来说“豪言壮语”只说一次,相当于立下了誓言!接下来的是一心一意地执行,对于整个晨鸣的发展和运作,陈洪国把事情排列地井然有序,执行起来非常的理智、审慎、科学。

在晨鸣,可看到无处不在的紧张和忙碌,读到的是无处不在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他们思维方式和行为有一种默契,他们对晨鸣强大的优越性不易言表,在他们身上体现了一种积极的谦逊,筹划着更坚实的未来。陈洪国的精神已完全融入了晨鸣,在他领导下的晨鸣保持着一种和谐、文明、进步,尤为重要的是在晨鸣可感受到一种人人平等的企业民主性,这也正是晨鸣文化最可贵的一面。

为发展企业,陈洪国对精英人才极其的渴慕、重用和尊重,然而在他的心里人人平等,只不过分工不同。他对一线员工表现出非常亲切关爱之情,他把以人为本的管理理念全面实施,借鉴国内外先进的管理经验,大力推进制度创新和管理创新。为提高干部职工队伍的整体素质,进行了多层次、多渠道、多形式的全员培训。在更大程度上摒弃了企业中存在的官僚主义,企业实行民主评议,淘汰不合格干部,将所有干部置于广大员工监督之下,把民主评议作为密切干群关系的一项重要内容,要求把评议结果作为年薪考核和聘任干部的重要依据,转变干部工作作风。

无论面对成就和赞誉,陈洪国都表现的是那么淡定,他是个只在内心珍藏快乐的人,不溢言表,他向他的高管层传达更多是忧患意识和企业责任,他始终默默而辛苦地工作,他这种精神和性情影响了整个企业。陈洪国的精神不仅对晨鸣本身有影响,而且影响了我国整个造纸行业的进步,为中国民族造纸工业的崛起提供了强烈的精神支柱。晨鸣不仅是中国造纸工业进步意义的先驱,更渴望在世界同行业的进步中占据重要地位。

 

上一条信息
下一条信息